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侯府小哑女

第481章 隐瞒(三更)

侯府小哑女 我吃元宝 6901 2020-02-12 11:02

  平亲王萧成文,太宁帝萧成义,这对兄弟已经很久没有面对面说过话。

  上一次面对面谈话,似乎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。

  这一次,是太宁帝萧成义主动召见平亲王萧成文。

  “朕见了定陶,她过得很不好。当初是你做主,让她和刘宝平成亲。你该负责。”

  萧成文微微挑眉,“陛下要我如何负责?你该明白,当初我做主让定陶嫁给刘宝平,都是为了你,让你在父皇心中更有分量。”

  太宁帝萧成义自嘲一笑,“如今往回看,朕也不知道,这一切是好是坏?这么多王朝,那么多皇帝,有谁比朕更不幸?朕登基三年有余,就没有一起祥瑞,一件好消息。有时候朕也控制不住去怀疑,莫非朕果真是孤星?”

  “陛下切莫被他人影响,钻到了牛角尖。什么孤星不孤星,都是胡说八道!”

  “你真的这么认为?如果朕不是孤星,为何自朕登基以来,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?江山每况愈下,天灾人祸频繁,如今连京城都没了。朕成了千古罪人,千百年之后,依旧要被人唾骂。你说,朕该怎么想?”

  萧成文看着有些疯狂,却又格外苍老疲惫的皇帝,不由得一声叹息。

  他轻声劝道,“这一切都是天意!不是某个人的责任,更不是陛下的责任。”

  太宁帝萧成义哈哈大笑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  他头上大片灰白色的头发,着实有些骇人。

  他擦擦眼泪,说道:“朕已经和定陶说了,等到了建州行宫安顿下来,就给她另外指一门婚事。这一回,一定要给她选一个德才兼备的世家儿郎,让她下半辈子无忧。

  只是,朕心力交瘁,千头万绪,恐怕会忽略了她。所以,朕希望你能承担此事,负责替定陶再说一门婚事。这一次,一定要选个合适的人。不要再说出为了朕,牺牲定陶婚事的话。”

  萧成文看着他,郑重问道:“陛下是在托付后事吗?陛下春秋鼎盛,为何会有此举?定陶的婚事,请陛下做主。”

  “朕并非是在托付后事,朕只是在以防万一!”

  “没有万一!陛下一定可以平安到达建州行宫,好生调养身体,一定能报仇雪恨,打回京城。”

  “朕也相信会有那么一天。朕只是让你为定陶另外寻一门婚事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  “陛下说的那些话,臣不得不多想。请陛下务必保重身体,以江山为重。”

  太宁帝萧成义笑了笑,“所有人都在劝朕,要以江山为重。可是朕,很累,很累!朕想休息了,好好地睡个安稳觉。”

  萧成文眉头皱起,他有些理解,又新添了很多疑惑。

  “陛下最近的确很累,是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。要不我让石丞相调整行程,路上走慢一点,陛下借此机会好生休整。”

  “可!”

  ……

  萧成文忧心忡忡。

  辞了皇帝,第一时间找到太医询问情况。

  “陛下的身体,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?你最好同本王说实话,否则本王让你见不到建州行宫的太阳。”

  太医吓死了。

  萧成文面目冷峻,眼神像是要吃人。

  太医战战兢兢,小心翼翼说道:“陛下心思颇重,非药力可为。”

  “你是说陛下是心病?”

  “陛下年轻力壮,按理稍加调养就能恢复过来。可是,数日过去,陛下的身体未见起色。正所谓,心病还需心药医。微臣已经尽力,奈何陛下无法放下心结。”

  萧成文紧蹙眉头,问道:“就没有别的办法?”

  太医摇摇头,“人力有穷尽!王爷还是想办法,让陛下尽快振作起来吧。只要陛下肯振作,身体很快就能恢复。”

  萧成文点点头,又问道:“近来,陛下可有其他症状?”

  太医谨慎道:“据微臣所知,并无其他症状。不过,微臣没有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守在陛下身边,或许有遗漏。陛下的情况,罗公公应该更清楚。”

  萧成文放过太医,并叮嘱他保密,不可将二人谈话内容透露出去。

  他不方便出面找大太监罗小年谈话,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猜疑。

  还是让陶太后出面询问罗小年,更名正言顺。

  陶太后也发现了皇帝的情况不太对劲,只是没有萧成文那么重视。

  经萧成文提醒,陶太后才重视起来。

  抽空,将罗小年叫到身边,问道:“陛下近来可好?”

  “启禀太后娘娘,陛下按时服药,尊听医嘱每日静养,身体已经好了许多。”

  “放屁!”陶太后厉声呵斥。

  “你当本宫眼瞎吗?陛下有没有好转,本宫难道看不出来。你这狗奴,满嘴胡言乱语,坐视陛下病情加重却不禀报,该死!来人啊,将这狗奴拖下去处斩!”

  “太后娘娘饶命啊!”

  罗小年直接往地上一跪。

  他哪里想到陶太后一言不合,就要取他性命。

  太残暴!

  “太后娘娘饶命,老奴也是不得已啊!”

  “不得已?哈哈,好一个不得已!你这狗奴,陛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本宫诛你九族。还不赶紧说实话,陛下的身体到底如何?最近可有什么症状被隐瞒不报?”

  罗小年哭嚎啊,哭得可伤心了。

  陶太后最烦有人在她面前哭,哭得她烦躁得很。这

  她一怒之下,就让梅少监掌嘴。

  梅少监自然不会客气,亲自动手,朝罗小年脸上招呼。

  罗小年吃了几个耳光,两边脸颊都肿了起来。

  陶太后眼神极冷地看着他,“现在可以说话了吗?”

  罗小年连连点头,不敢再哭哭啼啼。

  他低着头,小声说道:“启禀太后娘娘,陛下寝食难安,夜不能寐。每日都需要用安神香助眠,方能入睡。即便如此,也是夜夜被噩梦惊醒。一旦噩梦惊醒,就再也无法入睡,只能望着窗外到天明。一日下来,统共也才入睡一两个时辰。”

  陶太后一听,脸色都变了。

  “这么严重的情况,你这狗奴为何不早说。陛下这是在煎熬身体啊,再年轻力壮,也经不起这么煎熬。”

  说着,陶太后就哭了起来,可伤心了。

  罗小年欲言又止。

  梅少监瞪了他一眼,“还有什么情况没说,还不赶紧禀报。”

  罗小年忙说道:“另外就是,陛下他,陛下他……”

  “陛下到底怎么回事,把话说清楚。要是让本宫知道你还有隐瞒,本宫将你五马分尸,叫你死无葬身之地,永世不得超生!”

  陶太后一声怒吼,将罗小年吓得屁滚尿流,脸色煞白,简直不能见人。

  他战战兢兢,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启禀太后娘娘,陛下他,陛下自昏迷中醒来,又吐过两回血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陶太后惊呆了。

  她猛地站起来,一脚踢翻了罗小年。

  “你这狗奴,这么大的事情,你竟然一直瞒着。”

  罗小年大叫冤枉,“太后娘娘明鉴,不是老奴有意隐瞒,是陛下亲自下了封口令,不许老奴往外说一个字。陛下要是知道老奴把一切都告诉太后娘娘,一定不会放过老奴。老奴死便死了,只求太后娘娘看在老奴忠心耿耿侍候陛下的份上,给老奴留一具全尸。”

  罗小年哭啊,哭得可惨了。

  涕泪横流!

  满面狼狈!

  陶太后叫他滚,“不要在本宫面前碍眼,滚下去,好生伺候陛下。如果陛下要你死,那你就去死吧!”

  她实在是不想见到罗小年这个贱人,着实讨人嫌。

  罗小年屁滚尿流,赶紧离开,一阵后怕。

  好在,逃过一劫。

  陶太后心疼,自责,悔不当初。

  平复情绪后,亲自带着太医,去给皇帝诊治。

  太宁帝萧成义得知罗小年没能守住秘密,很生气。

  他真的很想处死罗小年这个碍事的贱人。

  只是,陶太后一直守着他。

  “陛下糊涂啊!身体有病,怎么能炜疾忌医。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你让本宫怎么办?皇后和孩子们怎么办?难道你忍心眼睁睁看着他们被人欺辱吗?”

  太宁帝萧成义疲惫地笑了笑,“母后,朕太累了。朕想好好休息休息,你就随了朕的愿,不要让太医打扰朕,可好?”

  “那怎么行?你的身体经不起拖延啊!”

  “暂时,朕还死不了。每个人见到朕,第一句话就是让朕保重身体,为了江山社稷一定要振作起来。可是朕不想振作,现在只想这么颓废下去,母后就不要干涉朕的决定,可不可以!”

  “不可以!”

  陶太后抹了一把眼泪,面目严肃,语气严厉。

  她厉声说道:“如果你只是一个闲散宗室,别说颓废,就算是杀人,本宫也懒得管你。可你是皇帝,你身系大魏江山社稷,你的一举一动,都关乎着国运。你没有任性的资格,更没有持续颓废的本钱,你明不明白?”

  “朕明白!”

  “既然明白,你为什么还要糟蹋自己的身体?你疯了吗?”

  “对!朕就是疯了!”

  太宁帝萧成义露出一个惨烈的笑容。

  “很早以前,朕就已经疯了。母后难道忘了吗?当初就该让朕留在京城,死在京城。如此一来,朕就不用遭受锥心蚀骨的煎熬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